不尽极夜

他重新从衣柜中拿出自由的隐形外衣,披在身上。

【亮玻璃】伴你左右

上组老师:11:00@星天关门 

下组老师:18:00@z陌君 

现在是林极夜时间!

文笔不存在,ooc存在。

_________

“你好像在谈恋爱。”Bright的助理Lynn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到Bright的桌上。

“也许吧。”Bright看了一眼自己的电脑屏幕。

Bright觉得也许这不算谈恋爱——如果非要说自己在谈恋爱的话,就只能说自己爱上了一个AI。

_________

Bright走进办公室,发现自己干净整洁的桌面上放着一张纸条——Bright并没有洁癖,但办公桌上放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令他感到不舒服。

Bright走进办公桌,微微低头看着那张纸,上面抄写着一个网址。

这使Bright突然产生了兴趣。如果基金会有一个好奇心大赛,Bright绝对可以拿到一个不错的排名,而现在,他打算打开这个来路不明网站。

Bright打开电脑,等着这个陪伴了自己9年多的家伙缓慢地开机——Bright很喜欢这台电脑,即使它已经老到运行缓慢、色彩失真。将一串毫无规律的字母和数字的组合输入到电脑上,然后再拿着纸条对照一下,在小球在圆环中转了无数圈之后,Bright终于打开了这个有些神秘的网站。

界面很简单,只有一个输入窗口,和一个空白的窗口——Bright猜那是用来接收回复信息的。

“随机匹配的匿名聊天,”Bright想,“真是个约*炮的好地方。”

“你好。”Bright发出了第一条信息,空白窗口的右边出现了自己的这句“你好”。

“你好。想聊些什么?”对方回复地很快,Bright开始怀疑这其实是一个用来解闷的对话AI。

Bright将老旧的键盘敲得噼噼啪啪地响,在输入窗口写下了一句话:“聊聊你吧。”

Bright想知道自己的猜想哪一个才是正确的。

“我?我没有什么好聊的,不如说说你吧。”同样迅速的回答,Bright几乎要相信对方就是无聊冷漠有时还存在可笑的漏洞的AI了。

“Sexy Mother-Fucker,”Bright在打出这句话的同时就已经把对方当做了AI,“这就是关于我的全部。”

“好的,Sexy Mothe-Fucker先生……”

……

Bright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一个AI聊这么久,但他确实将一下午的时光都献给了这个无聊的家伙。他原以为自己会和这个家伙聊到无话可聊然后退出关掉电脑,让自己的老伙计去休息,但当第二天他坐在电脑前再次给那个蠢AI发“早上好”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要变得和它一样蠢了。

“这还有点有趣。”他不听话的嘴巴开始说服自己这无伤大雅。

当第三天他坐到电脑前打开那个聊天界面时,他懒得去想着是否会让自己变蠢了。

“这很有趣。”Bright想。

Bright感到这个家伙成了自己的一个好友,自己可以与它分享生活琐事,念念叨叨半天对方也不会厌烦——这是Bright之前从未经历过的,他对这个AI产生了无限好感。这几乎成了Bright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工作之余在键盘上敲打几下,宣泄、牢骚、趣事、不悦或者一些毫无意义的话,Bright感到自己的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它在超负荷工作了数年后终于有了一种合适且有效的放松方式。

Bright感觉自己离不开这个家伙了。


“嘿!你在做什么?”Lynn在无数次观察Bright的一举一动之后确定了Bright和女友或许是男友交流的方式——他那一台老旧的电脑,Bright每次输入到屏幕上的那些话比对别人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要温柔,有时还有些幼稚,他会将像是“自己手指被办公桌抽屉夹了一下,好痛”或是“今天我的脚趾撞到了桌子,我疼得快要哭了”这种事情发给对方,Lynn确信Bright有了另一半——并且只有他一人发现了。

“没什么……出去出去!”Bright的语气听起来很不友好,还带着一丝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了的羞涩和不悦。Lynn笑着离开的Bright的办公室。

第二天,所有人都知道了Bright有了不为人知的另一半。

Bright并不宽敞的办公室挤满了来祝福或调侃他的同事,络绎不绝。但因此无比困扰的Bright并没有发现来来往往的人中没有Glass的身影。


Bright的老伙计终于不堪重负倒下了,老旧的、一碰就会发出声响的主机箱在温度高过自己也无法承受温度之后啪的一声烧坏了,一股刺鼻的味道使Bright皱了皱眉,他忍受着那股味道检查了主机箱之后给老伙计发了退休证,并且开始考虑入手一台新电脑。放在以前,Bright肯定会拖几天,过段时间再去想电脑的事,但现在不同。

当Glass看到Bright提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来上班的时候有些好奇地跟了过去。

“你的那台旧电脑坏了吗?”Glass看着心情不错的Bright,但他此时心情——或者说最近的心情一直不太好,自从他听说Bright有了一个神秘的情人,而Bright没有告诉他之后。

“嗯,是的。”Bright给了Glass一个喜悦快要从脸上溢出来的微笑,这令Glass的沮丧又增加了几分,让他觉得自己和Bright没有希望了。

“嗯……那我还有事,再见。”Glass走向了左边的楼梯间,他的背影看上去很沮丧,Bright都明显地察觉到了,但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感到绝望。”Bright在那个他无比熟悉的界面输入这句话虽然他对回复不抱有任何希望,他不指望一个AI可以给他带来安慰——对于这件事来说,Bright受够了继续待在那个蠢SCP里面了。

“来见我。”

Bright睁大眼睛看着这句话,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拼写了一遍,好像自己只是一个正在学习字母的幼儿。“来见我”?难道对方不是AI?

“在哪里?”Bright一边回复一边开始自嘲,这怎么可能,不过是AI的安慰性发言罢了,若是自己相信了就真的蠢到像这个家伙一样了。

“Oain咖啡厅,下午三点。”

Bright关上了电脑,期待、自嘲、震惊……无数种情绪绕在他的心上,无法解开。

“试试看,反正没有害处。”Bright对自己说,他内心深处对见面充满希望,他希望自己可以见到一个可以对自己笑或是安慰自己、甚至抱怨自己一直以来的无尽废话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在咖啡厅角落独自坐一下午。


Bright准时坐到Oain咖啡厅。

他一边盯着自己的手表,看着秒针一格一格地爬完一圈又一圈,一边用余光看着咖啡厅的人来人往,他无比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停下,然后坐到他的面前。

“嘿,Sexy Mother-Fucker先生。抱歉啊,我迟到了。”熟悉的脸上带着熟悉的笑容,随之而来地熟悉的声音。

“你……Glass?”Bright吃惊地看着Glass,不知如何面对——自己一直以为自己的同事是个AI,并且对他说了无尽的胡言乱语……或许他只是恰好出现在这里……

“谈谈?关于你的绝望?”Glass依然笑着,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这么长时间……你……”Bright感到自己的舌头就像是打了结,无法完整地说出一句话,毕竟这件事的发生在他能猜到的所以可能发生的情况之外。

“我一直伴你左右,”Glass将身子向前倾了倾,看着满脸震惊,脸颊有些发红的Bright,“所以要不要先解释一下你那远在异地的恋人?我比不上她吗?”

Bright的“恋人”被幻想描绘成了金发性感的大美女,Bright懒得去否定,于是“金发性感大美女”就成了Bright恋人的“官方设定”,甚至还有人给Bright画了一个贴在办公室墙上——当然,那个家伙受到了Bright的严惩。

“不……不不不……我没有恋人……一直以来……”对AI的爱意转换到了眼前这个凑到自己身边的家伙身上,原以为是情场高手,对自己无比自信的Bright此时感到自己的语言中枢开始不听使唤了。

“那……”Glass挑一挑眉。

“那只是传言,别相信它……”Bright向后缩了一下,然后似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往前倾了倾身体,自己的脸和Glass的脸几乎贴到了一起,“……不过现在可以有……”

Glass闭上眼睛,一点一点靠近Bright,Bright可以清晰地看到Glass微微颤动的睫毛,Bright也闭上眼睛,Glass的唇几乎就在他闭上眼睛的瞬间贴了上来。

“让金发性感大美女见鬼去吧。”

“让我伴你左右吧。”

“最好到永远。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7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不尽极夜 | Powered by LOFTER